《一路顺风》:借着黑帮片的外壳玩弄情怀

lovefaye2002 2017-03-21 21:20 来源:作者授权

七个男人,七种不同的命运,借助的却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黑帮犯罪片外壳,再通过公路片的模式,越过道德的边境,模糊善恶的界限,展现的是整个社会大丛林中各类人物的真实状态!


 
除了客串演出的林美秀摆着一张臭脸在老许的回忆中匆匆闪过的两面外,《一路顺风》整部片子所讲述的都是男人的故事,七个男人,七种不同的命运,借助的却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黑帮犯罪片外壳,再通过公路片的模式,越过道德的边境,模糊善恶的界限,展现的是整个社会大丛林中各类人物的真实状态!
 
影片的前十五分钟让你以为是在看另一部片子,因为既没有纳豆小伙,也没有许冠文老爷子,只见戴立忍饰演的大宝穿着白衬衫,戴着一副假斯文的眼镜同庹宗华饰演的庹哥坐在长长的沙发上谈论着各种话题,从大宝在泰国死里逃生的经历一直跨越到庹哥的个人品位问题,最后一群人竟忙活着把十多年没动的沙发塑料膜给撕掉了,这种有点怪鸡的风格不禁让人想起了痞子昆町。只听庹哥满口脏字的台湾普通话说的极为顺溜,而绣着纹身的胳膊,满脸横肉的拽样与当年《异域》中那个清瘦文静又多愁善感的小鲜肉邓克保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直到“一路顺风”四个大字被打出来之后,纳豆和老许才陆续出现,一个是其貌不扬,缺乏人生目标成天浑浑噩噩只能靠帮黑道送“货”来维持生计的憨头小伙,另一个则是二十多年前从香港过来打拼,看似古道热肠,实则小市民心态的话唠出租车司机。纳豆的“人在囧途”其实也很有趣,首先在洗三温暖时遇到一个不停往他旁边靠的大哥模样纹身家伙,接下来同老许的讨价还价非常形象生动地持续了三四分钟,最囧地莫过于想去找点吃的却意外地撞上了黑道老大的灵堂,两千五百新台币的“心意”就这样白白地送上去了!
 
可从灵堂出来之后,画风突然就转变了,航拍下的台中大地绿绿葱葱,一条大道纵贯南北,而大宝和小吴的暗地跟踪也为这次坎坷的送货旅程蒙上了神秘的面纱,尤其是小吴染上的怪病更是预示着二人未来的厄运。黑帮的元素开始加重,以身试毒、黑吃黑这样的老套场景陆续出现,却被导演钟孟宏赋予别样的特质,之前一直沉默寡言,唯唯诺诺的小弟突然反骨,突如其来的射杀让人感到无比震撼。当然更震撼的还是之后的“执行家法”,第一次看到将一个戴在头上的头盔锯成两半的画面,那从头皮渗出来的鲜血,那种困在头盔里无法挣脱的逼真痛苦相,真的是“锯在他头,痛在我心”。而比这还要虐心的是,大宝居然还要“反骨仔”阿文抽一根烟保持烟灰不断,否则就一枪打爆他的头,银幕时间和现实时间保持高度吻合,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大家的心都跟着那越来越长摇摇欲坠的烟灰一起颤抖,岂料大文的结局又在烟灰掉落之后产生反转,凸显命运之无常也!
 
其实影片最迷人的还是最后那半个小时,夜幕下老许的那一句“在台湾,我有一个家,又有老婆又有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拥有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我现在唯一肯定我拥有的,就只有这一部车”令人感到无限伤感,“冷面笑匠”以他特有的方式表达出异乡人的悲怆和无奈,失意的人生只剩下最后这么点安慰,那种车实在开不下去了的疲惫,仿佛人生走到某个阶段时的迷惘和困顿。而当谷村新司《星》的音乐声从电台徐徐传出飘散在夜空中之后,每个人的命运又开始有了新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在一种悠然的诗意中完成的,诗意稀释了残酷和血腥,舒缓了突兀和偶然,不必在乎什么原因,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来安排。就这样动荡的一夜过去,清晨太阳照常升起,眼前的一切都是暖色调的温情,只见甜丝丝的豆浆,热腾腾的小笼包,一句“老许,生日快乐”消解了此前的霉运和纷争,一个失意的人和一个失败的人走在一起,本该“空砍一场”,却不经意间掀开各自人生新的一页,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第一时间获取影评,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我们都是影评人wmdsyp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我们都是影评人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关注最新电影资讯,可关注公众号:glofilm,有机会获得奖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