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不足道的爱,确实贱入佳境

燕山刀客 2015-01-13 22:13 来源:作者授权

顾长卫拍出了三部水准还算不错的文艺片,收获了一堆奖项,可三部电影加起来票房只有七千来万,不如小时代一天的进账。投资人当然会不满意,他自己内心想必也不会服气。



    《微爱》这样的电影出现在圣诞档,这是很容易理解、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微爱》的导演是顾长卫,这却着实让很多人吃惊。其惊异程度,差不多相当于王家卫拍了一部《不二神探》。
 
    实在难以想象,一位中国最富有艺术追求的摄影师,一位导演处女做就拿了银熊奖,对品质无比苛求的资深电影人,会捣鼓出这么一部贱得让人拍桌子的廉价喜剧。
 
    顾长卫拍出了三部水准还算不错的文艺片,收获了一堆奖项,可三部电影加起来票房只有七千来万,不如小时代一天的进账。投资人当然会不满意,他自己内心想必也不会服气。这不,当别人还在指责他不接地气时,他已经主动来迎合市场了。
 
    顾长卫的视野总是集中于小人物的命运,不过这一次,故事的背景地不再是偏远落后的内地小城,而是高大上的北京CBD。
    
    北京,是文艺青年实现梦想的圣地,这里可以让一小部分人美梦成真,当然也会让更多的人从梦中清醒,少数幸运儿心想事成、心满意足的背面,是大多数人的心力交瘁,心灰意冷。
 
    主人公沙果是一个边缘编剧,和他的好友摄影马呆、龙套黄小瓜一道,组成了一个文艺青年三贱客。
 
    当马大姐给他他们几千块定金,并画了一个大饼时,哥三个如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全力创作那个基本上不可能投拍的剧本。随着承诺的投资越来越大,他们也越陷越深,最终才发现,自己不是渐入佳境,真真是贱无止境。
 
    屌丝的劳动贱,辛苦数日甚至产生幻觉,换来的往往是一场空;
 
    屌丝的尊严贱,为了几千块钱,剧本说怎么改就得怎么改;
 
    屌丝的友谊贱,几年的交情,不如眼前的利益牢靠。
 
    屌丝的爱情贱,他们的爱微不足道,他们的付出不文不值,不及有钱人伸个小指头的利诱。
 
    但三人却是三种类型。马呆实际上一点也不呆,他为了机会和前途,可以果断地出卖朋友,放弃友谊。屌丝之间的哥们义气,在利益面前几乎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正如女孩的贞洁之锁,用一把人民币就能轻松的砸开。他称得上是灵魂下贱。
 
    黄小瓜则是真正的小傻瓜,为了女朋友可以提刀去和老板拼命,为了飘渺的演出梦可以卖掉家中的房子,甚至为了排练剧情,可以走火入魔,从高楼之下一跃而下,以实际行动完美诠释了炮灰的涵义。按理说,一个喜剧中不应该有这样的角色,也许顾导认为不如此不足以让人震憾吧。他算是生命卑贱。
 
    而沙果当然是贱客中的极品,没有陈冠希的脸,却有陈冠希的欲望,没有王思聪明的财富,却和王思聪一样热爱美女。微信上约个美女,见面才知可以给自己当妈;第一次和车模陈西见面,就预先把安全套撕开来备用;给女神包了顿饺子,就以为搞定女人的胃,就能搞定她的心。殊不知女神要的根本不是出租屋里吃饺子的悲惨生活。以他的条件,实在连给人家当炮友和备胎都不够资格。
 
    不过,他贱得务实,当发现创作灵感缺失、北漂成功无望之时,绝不站上天台,而是返回老家当小老板;当他意识到摆不平女神时,就果断地删除了她的微信,而不是想她想得肝肠寸断,自讨苦吃。
 
    影片对北京电影圈的揭露,对北漂生活艰苦的描述,原本是有积极意义的。可最后,导演却硬是安排了一个合家欢大团圆的结局,让沙果人贱人爱,花贱花开。让黑马王子和白雪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虽然这是给买票进场的屌丝发放福利,但却让批判意味大打折扣,也让本来就荒唐的剧情更加离谱得无法无天。
 
    这是一部让人无法快乐的喜剧,它的主题是沉重的;但它又是一部让人难以感动的悲剧,它的表现手法是荒唐的。面对困难与挫折,主人公不是抗争并战胜困难,而是选择当缩头乌龟;面对背叛与死亡,没有快意恩仇,只有听天由命。甚至连爱情,都不是自己争取到时的,而是由出于女神的恩赐,这和古代的那些穷书生搞定富家小姐的意淫段子如出一辙。
 
    更何况,从头到尾,我们都要忍受狗血陈旧的网络段子,生硬做作的表情动作,邯郸学步式的致敬经典,随心所欲的植入广告,莫名其妙的剧情反转。整部电影缺少第七艺术应该具备的美感,更像是廉价平庸的微电影集合,真不知道顾导看着这样的演出,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喊“过”的。
 
    想接地气没有什么不好,但通俗不等于低俗,更不等恶俗。这一点,想必导演比观众更加清楚。
 
 



第一时间获取影评,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我们都是影评人wmdsyp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我们都是影评人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关注最新电影资讯,可关注公众号:glofilm,有机会获得奖品哦!